最近比较懒散又比较低落,所以感受也颇多!不过有趣的是,有一天下午和外甥去体育场打篮球,认识了好些个小老弟儿(六年级刚毕业)并成为了朋友,然后每天都和他们无忧无虑的瞎玩。其实之前也认识了另一群小老弟儿也和他们打篮球,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能进一步成为朋友,也许和人以群分这个成语有关系吧。相比之下,成年人的社交好像更多的是目的性和防备心,而他们很容易就在一起玩了起来。

那天下午气非常的酷热,我和外甥去体育场打篮球,打着打着他们几个就来了。来了之后,我就不怎么投篮了一直在旁边坐着,帮他们捡个球什么的,都是他们和我外甥在一起玩。其中有个穿sup蓝T恤的老弟特别话多,后来我叫他sup。他是那种特别活跃,特别话多的人,别人都是在那里好好地投篮,唯独他在那里有疯癫地笑,说着各种俏皮的话,开着各种玩笑。一会儿逗逗这个摸摸那个,一会儿又坐在篮球场中间解说我们打篮球,他用他那些六年级水平的玩笑话,把他同学逗的哈哈爆笑,当然也包括

就这样我坐在旁边着看他们打篮球玩乐,因为这个sup太调皮了,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所以我会时不时的笑着看看他,同时他会一脸严肃和懵逼的看我,有时候不小心同时看了对方,又突然躲开。有时候他说完一些特别搞笑的话之后总会喵我一眼,应该是想看看我有没有笑。后来我加入进去一起投篮,还和sup说你QQ多少了,明天我们一起打篮球。后来回到家我们在QQ上约好了第二天下午一起去打篮球,还有在QQ上聊起我年龄的时候,他说我是18岁在上高中,他这个回答真的太让我开心了,太开心了(笔者96年9月出生)!在QQ上看了下他的星座,原来是巨蟹座,怪不得!

第二天我和小外甥三点就到了体育场,他们几个磨磨蹭蹭大概半个小时之后才到。这次大家都熟了很多,说话也都更加 “放肆” 更加开心。玩着玩着像是出现了新的规则,大家并不会因为篮球本身哈哈大笑,而是会因为谁被球砸中大笑,sup不知道为什么老被爆头!

因为天气太热整个球场只有我们几个,整个体育场都散发着我们的笑声。后来我发现球场外的旁边有个水管正在流水,我就和sup说你敢不敢站在这里不动,我和他互怼了一小会儿之后,我绕出去拿水管准备洗脸洗手顺便喷他,他应该也知道我是这个意思。我洗完之后他说也给我洗洗手,就这样 大家都把手从网里面伸出来洗手,然后我突然抓住他们的手,他们就缩不回去了。哈哈 ^_^ … 再后来我猛的一堵水管,快乐的H2O就迸射到了每个人的身上,再后来他们都跑过来和我玩水,再后来大家都湿了!有一个戴眼镜的小老弟,我叫他小马达,他真的是湿到像是掉进了水池里,湿到透过衣服看到 … 哈哈,就这样每个人都开心的合不上嘴,笑的脸红红的,当然也包括我。(可惜文笔有限 无法从细节描述玩水那段欢乐的时光)

玩完水之后大家又去打篮球,后来我听到一个小老弟和他同学说,你有钱没我买瓶水。我不小心听到后,就偷偷叫上sup溜出去准备给他们买水喝,没想到的是,我们刚走出篮球场没几步,他们就跟了上来,让我深深的感受到了一种不约而同的集体的感觉。我买好水把水给他们后唯独sup和我说了声谢谢,可能只有他和我最熟吧,哈哈!

我们喝了水之后,在自动售卖机旁边就休息了一会,后来我突然想起我杯子落在了篮球场,然后我就走向篮球场去去取杯子,走了好长时间都没有人跟上来只有我一个人。后来回来之后我发现大家都不见了,找了好一会儿才知道他们进了足球场,然后我们就开始在足球场撒野。踢了一会之后有点热,我就找了个地方躺下玩跑跑卡丁车,然后他们也跟上来躺下一起看我玩,就这样大家一起在草坪上躺了一会儿之后,有个小老弟儿突然掏出一副扑克牌(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叫他,就叫他小沉默吧)。大家都异口同声吼到,你怎么现在才拿出来 哈哈!顺其自然地我们就在草坪上玩起了扑克。

打了几把之后我提议输的人要有惩罚,瞎说了一些比较搞笑的整人方式之后,我们定下了跑足球场一圈。结果我是第一个被受惩罚跑操场的人,后来我就不怎么输了,他们也都很自觉输了之后,会很开心地去跑,刚玩一会儿,那个女管理员过来就说,马上有小孩子过来上课,你们先出去,一会儿和你们同龄的人过来上课的时候,你们再进来一起上课,给你们免费体验,然后我们就一起往外边走。女管理员问随口问了下那个sup你们都多大了,他说是刚六年级毕业要升初一了,然后她又问了问我说,你也是六年级吧,把我开心的呀 (* ̄︶ ̄) … 那个女管理员看着我们年级身高各不相妨,就特别好奇地问我们,是怎么玩到一起而且相处的这么融洽的,你们是亲戚或者邻居吗?那时的我真真儿的高兴。

刚走出足球场,小马达就说咱们要不玩那个游戏吧,小沉默也说到,对就我发明的那个游戏吧。我带着疑惑来到了游戏场地,就是一座很高很高的台阶,然后人站到最底下往上扔篮球,能扔上去的话,此时扔的人就可以上去休息,然后下一个人继续扔,如果扔上去的话台上的人就会被顶下来,有点像打擂台的感觉。很简单的游戏,可是被他们玩的不亦乐乎!然后我就坐在旁边默默地看着他们玩,他们每一个人都和很遵守游戏规则,输了的人会主动去下面投篮。酷热的太阳下有一群欢快的孩子们,当然也包括我。

后来时间到了之后我们就去足球场继续玩耍,然后我们去的有些早,主要花钱来上课的人没来,所以我们就一直在等他们,然后就在足球场门口玩了起来。我们四五个人摸摸这里弄弄那里,反正特别不老实,后来和sup跟小马达枪那个塑料凳子,我抢到之后就就让他俩分别坐在我的左右大腿上。可怕的是,突然一群人拥了过来,压在他们大腿上,后来并不是我没撑住,而是那张塑料凳子的腿… 最后大家都倒在了地上哈哈哈地大笑起来,再后来大家在教练的带领下练球,练完之后就各回各家了!我真想走着和他们一起回!

玩了这些天,我真的深刻地体会到,村里的孩子要比大城市里的孩子开心快乐不知道要多少!村里孩子的童年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童年。村里孩子的幸福快乐 是那些有钱人花多少都买不来的。村里的孩子,大多都保持着纯真的天性,他们的玩耍没有大人、没有约束、有受伤、有骂人的脏话、很自由,孩子没有被二次雕刻,都保持着自己最真实纯真的一面。

城市里的那种玩耍该怎么说呢,就是一切都是故意的安排,怎么解释这种感觉呢?我一直有一种这样的感觉不知道大家有没有。 比如说我喜欢吃猪肉,曾经都是村子里一家一户院子里有猪圈,每天去喂养然后偶尔还放猪,现在呢,都是批量生产批量养殖,所有的所有都被很 “科学” 的规划和安排着。不知道为什么我对这种东西特别讨厌和抵触!一切的一切都被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合理的安排着,就想互联网一样,每天我们在生产着大量的数据,同时也在消费着各种数据,我们为何要被这样安排着?在整个社会主义体系的大循环中,我们的工作是为了什么,或者说我们的存在是为了什么?

另一方面在城市里,你生活的方方面面都非常的便捷,可开车去任何地方,可以去超市买任何东西。但生活总是公平的,你享受便捷的同时,往往会错过很多,你得到一些东西的时候,往往会失去更多。简单打个比方 开车和步行,开车虽然可以很快的达到目的地,但是如果两个人步行,一路上肯定会有很多新的所见所闻所想,还有其他意想不到的事情等等,所以我更喜欢用复杂的方式做简单的事。

最后,写了好几天,这篇长长的口水文终于写完!现在仔细想想,他们三个有点像不同时期的我。特别能说特别活泼招人待见的sup很像小学和初二以前的我。不怎么主动但也可皮可严肃的小马达有点像高中的我。一直不怎么说话只是笑笑示意的小沉默有些像现在的我。

这几天就像是乘坐了时光机,穿梭到了过去玩了几天,然后又回到了现实中来。这是一场真实的不能再真实的梦,而今天梦醒了,我两眼呆呆的看着澈蓝天空,感觉像是有两个脑子,一个在静止着什么都不想,一个像是看电影一般,无数画面一帧帧闪过。在两脑之外,我的失落感油然而生,我就像是一场大雨中薄薄的一层宣纸,雨滴将我一次次击湿,我好似就要塌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