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早饭之后我就打车到了未来城,然后奇哥已经在那里等着了,然后他开始收拾家,我也帮着一起收拾。虽然他好像真的坑了我们很多装修的钱,不过我还是当做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笑脸相迎,并帮着他一起收拾。其实是想想,还好我妈没有来,要不她肯定会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去指指点点说些话里有话的话,最后会弄得场面很尴尬很僵,万岁万岁。

快到中午的时候,有客户着急让我改东西,所以我就先打车回家了。改完之后和我妈吃完饭,本想着能休息下,但是送马桶的又到了,很无奈只好带着电脑又打车来到了未来城这边。这时候看到了贴木地板的老哥,冲我一笑,本来喜欢笑的我,更是冲老哥回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整个下午我都在未来城看着他们铁木地板,然后才知道了原来木地板只需要在平的石灰地上铺一层泡沫膜,然后就可以直接上木地板了,一整个下午我和他俩基本都没说什么话,顶多就是我主动帮他们挪下东西递个工具什么的,然后以微笑示意,倒是和齐哥聊了聊,我先给他说了说我做的这一行,简单介绍了介绍。然后又听他说了些他们装修行业的不容易和辛苦,其实任何行业都很辛苦。

后来踢脚线帖到楼梯的时候,有问题出现了就是工序比较复杂特别消耗时间而且麻烦。奇哥和他们在商量方案,他们不太想做,因为实在实在是太麻烦了。首先楼梯是横一截竖一截的,然后我们的楼梯还是前边突出来的,外行的我也能想到确实很麻烦,这样会浪费他们很多时间。然后奇哥一直执意想让他们做,我在旁边听了一会儿之后,特别不舒服,就下楼去了,后来他们还是做了楼梯的踢脚线,也不知道奇哥是怎么说的。

快到晚上的时候,奇哥走了,就剩下他们两个人贴地砖贴踢脚线。我看到家里光线有些暗,看他们工作不太方便,我开始想办法看不能接通电灯泡,后来问了奇哥,我把卫生间的灯拉下来终于亮了。

“光线有点不好,我给你们接了个灯”

“谢谢”

天越来越黑,这个人的感情也越来越细腻。这一下午的时间我都是一会儿楼上跑一会儿楼下玩儿一会儿买东西吃,而他们两个人缺一直在这里不停的工作,真的很辛苦。我很想问问他们要不要吃点什么或者是喝点什么,然后我去买。但是这样他们肯定是拒绝的,简单换位思考一下就知道了。所以我什么也没问然后跑下楼,在便利店冲了100度的热水泡了两杯奶茶,然后给了他俩。

“给老哥,特别烫小心点”

“谢谢”

“给老哥,特别烫小心”

“谢谢”

天黑之后,可能大家都比较放松了,慢慢的开始闲聊起来。一开始他们以为我和奇哥是一个公司的,后来才知道我就是房子的主人,然后问起我房子的用途啊什么的,他们边工作边和我闲聊。

虽然他们和我不怎么说话,但是他俩话还是挺多的,只可惜都是方言,我一句都听不懂,不过他们说话都很亲切和谐的感觉,有时候说着说着他们也会笑。一开始我以为年纪大的老哥是师傅,年轻的那个是学徒。但后来他们那种轻松的说话方式,让我又感觉他们像是亲戚。后来没事闲聊,才得知了他们原来是父子关系,我对这位父亲说着:真好,儿子能时时刻刻陪在你身边。但是他什么也没回我,估计是没有听到吧,又或者是别的原因。

后来我又问了这位父亲他儿子多大。

“29岁”

“哇,看着真年轻,一点都不像29岁,肯定心态好,心态好的人就显年轻”

儿子随口补充道:”人已经这么穷了,必须得心态好啊,要不怎么活”

我简单笑了笑,然后没有说什么。

说实话我很羡慕他们,真的很羡慕,羡慕这种父子关系。我特别喜欢那种师傅徒弟的感觉,希望能找到一个师傅学某种技术,然后这个师傅下面也有很多徒弟。可是现代社会,这样的场景好像已经没有了,我幻想中的那种场景就像是少林寺那样的,而他们不只是师徒关系,还是父子关系。

对于我……我真的好羡慕他们的关系,好羡慕他们朴实的生活。如果生活中我得到父爱多一点,现在的我会是什么样子?